《戏剧小镇和戏剧节》

2018-8-6 10:50:48

国际戏剧小镇联盟理事 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国际戏剧节总监  屋大维·塞约



《戏剧小镇和戏剧节》



我想和大家简短的聊聊三个不同的世界戏剧小镇,然后以它们的目标,带来的启发以及文化角度进一步讨论。

首先,来看看这个非常有趣的词:小镇。我们通常认为小镇的概念在城市与乡村之间,但是我们却没有认真研究它和这两者具体区别。城市比小镇更大,也更缺少人情味一些,小镇依赖着人际交往人与人形成的群落,共的社交文化——而这正是戏剧所需要的

或许我们要回到另一个概念:什么是剧场?一个大家都无比熟悉的问题,从不同角度都能得答案无论如何,当我用“剧场”这个概念的时候,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定义,一个最简单的同时也是最美最具有诗意的定义1960年代,波兰的弗洛兹瓦夫伟大的戏剧家格罗道夫斯基用极具感染力的优美语言说:戏剧是一场邂逅,是演员与观众的邂逅,是所有在场的人之间的一场邂逅。“邂逅”正是我试图重点讨论的,因为我认为,它涉及到当代剧场的核心——是人与人的邂逅,让剧场成为了令人热血澎湃的地方获得探索人类的可能性的契机。某一个瞬间的意外邂逅,人类得以分享心灵的感受!对邂逅的迷恋,也使特别关注下面要介绍的三个戏剧节。

   第一个,爱丁堡国际戏剧节这个今日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戏剧节,1947年始于一个苏格兰小镇,注意,它没有在大城市中举行当年大多数的英国城市毁于二战战火,因此,这个不起眼又潮湿的爱丁堡小镇成为了世界表演艺术的中心。我希望大家能够留意,触发这一戏剧节的内在动因,是希冀给予人们寄托与期待。第一届爱丁堡国际戏剧节创办人是这么说的,“希望能够提供平台,以期人类精神之花尽情绽放。”也许这个观点在今天看起来有点老旧做作,但在当时,二战刚刚结束,硝烟笼罩人心,这样的追求恰恰是全世界最需的,人们渴求重新繁荣人类精神世界的信念,渴求孕育新的事物

  众所周知,爱丁堡国际戏剧节已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节日之一,其影响甚至不限于文化领域。全世界上只有两个活动能比八月的爱丁堡卖出更多的票:足球世界杯和奥匹克运动会。爱丁堡提供了一个展现专业水准精湛技艺和艺术追求的巨大集会,其内在的价值观——繁荣人类文明——才是其长久以来的重要基石剧场作为一股给世界带来改变的力量,而不是简单纯粹的娱乐

我要的第二个艺术节是戏剧奥林匹克。它在1980年代由一群杰出的先行者策划发起希腊的特佐普罗斯、美国的罗伯特·威尔逊、日本的铃木忠志等有识之士认为,这个世界需要这样的一个戏剧节,它能展现真正奥林匹克运动精神,提供跨越国界的可能性,消弭横亘在你我之间的国境线。它在世界各地不同国家和地区举行,亚洲或是欧洲,跨越大洋的阻隔。

2016年,戏剧奥林匹克在波兰的弗罗茨瓦夫举办,弗罗茨瓦夫是欧洲文化之都,那年的活动熠熠闪光,音乐文学舞蹈电影等各种艺术都参与了进来,足以载入史册核心的戏剧主题是“剧场,记忆与当下”,我有幸加入讨论,围绕当年的一个演出探讨西方面临的重大人文危机:难民问题。《我们的卑鄙姐姐》一剧“历史的受害者”与生活在当下的人对话,提醒我们人类在20世纪初所历经的危机劫难以及承的痛苦。这样的戏剧节呈现的演出远远超出戏剧的娱乐功能,带来深思,促使人们思考自我和他者。如果剧场不能成为我们理解他人的契机,那它还有何意义呢?它让我们凝视他者本身,摒弃装模作样的标签,去切肤的理解苦难。数字化给人类带来革命性变化,我总会想起苏珊桑塔克所言:我们看到越多关于苦难的图片,我们就越不愿意真正从情感上体察他们的痛苦。今天,关于可怕灾难的图片随处可见,在你的客厅,在办公室,但是我们何曾花废一分半秒,与他们共情,去思考去理解这些人呢?而在剧场中,这一切变得无从逃避!《我们的卑鄙姐姐》让弗洛瓦夫乃至全世界的人们,以理解他人苦难的方式重新省度什么是人类。

第三个我想讲的罗马尼亚锡比乌国际戏剧,是我个人情感上更亲近的戏剧节。二十五年前,它始于非常小规模的戏剧院校组织的艺术集会,而如今,它每天有将近7万名观众和来自各大洲的戏剧团体参与,如此伟大的戏剧节就这样在罗马尼亚的一个小镇上成为现实对于每一个参与锡比乌国际戏剧节或是每一个听说锡比乌戏剧节的人,都知道有一出特别的戏与锡比乌这个小镇在灵魂上共振,具无可替代的象征意义这出戏就是《浮士德,一部为欧洲文艺之都的响亮名字而纵情歌唱的作品。对于评论界和大多数戏剧学者们来说,《浮士德》是当最伟大最宏大的演出之一,舞台上有超过120个以上的表演者,其演出场所是锡比乌前共产主义时期的工厂废墟。巨大而荒废的工业遗址被施以魔法,成为了文化和艺术迸发激情的地方。而这种神奇的转化,废弃的工厂变为激励创造的人类精神世界的舞台,本身意味着剧场的超凡特性——在剧场中,一切都可以改变。锡比乌是这一魔法的最好例证:经济角度来说,它彻底改变了锡比乌这个小镇,它成为了全欧洲失业率最低的城市;从文化角度讲,它改变了整个国家的文化气质,整个国家的文盲率同样大为降低,这项盛影响着街头巷尾,无数个充满魅力的艺术文化项目沿途铺展,文化的力量从此根植人心;最最重要的是,从剧场的角度出发,它影响着锡比乌的每一个人,每一个来到这里的观众——只要身处其中,就会明白,戏剧,在这个越来越悲伤的世界里,意味着无上的欢愉。

最后,引用王尔德的名句结束我的发言我们所有人都身处污沼,但总有人选择仰望星空。我们能从这些世界著名的戏剧小镇——爱丁堡弗洛茨瓦夫锡比乌学到很多很多,但最重要的是,戏剧能够帮助我们仰望星空。

屋大维·塞约先生在国际戏剧小镇联盟论坛发言


(根据发言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